You are here

2013年美国波特兰Drupalcon(5)

友来自中美洲的一个小国,总人口只有450万人,个子不高,胖胖的。室友很快就发现我英语口语不行,交流有困难。然后两个人就在那费劲的聊了,主要是室友热情的帮助我纠正英文发音,说实在的,我的英文发音,都是按照拼音的标准拼出来的,别人都听不懂。还好我室友的母语也不是英语,他是西班牙语。他自己有一个Drupal公司,有10多人为他工作,算是很不错的了,年龄36,已婚,有两个孩子,他还是当地和中美洲国家Drupal聚会的组织者。室友是比较热情健谈的那种,帮我纠正了好大一会口音以后,让我教他简单的中文,我就教他了“我爱你”三个字,到11点钟的时候,他说自己困了,然后就睡觉,他说我可以继续,如果我不困的话,他11点睡的,我半个小时候睡下。

第二天早起,两个人到楼下去吃早餐,我告诉他说附近有中国餐厅,可以去看看,不过商场的餐厅没有开门。室友问了路上的一个美国人,在他的提示下,我们穿过两条街道,右拐,找到了一家早餐。

室友想要买一份早餐,两个人分着吃,好像有个东西没有办法分开点的,最后各要了一份。总费用20.89美元的样子,我问要给小费么,室友没有听明白我说的小费,是我太不标准了,只好给他写下来,他说,应该给的,20%的消费,可以给,他说他也不想给小费,不过在他们国家,小费直接算进费用里面的,如果服务质量比较差的话,就会比较郁闷。室友对中国很有兴趣,问了我很多中国的情况。

吃完早餐以后,回到宾馆,我本来打算穿着拖鞋过去的,室友说这样不正式,问我是否需要换双鞋。这样就换了运送鞋。到了Oregon会议中心以后,室友很快就和周围的人攀谈了起来,我在旁边站了一会,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去找会议室了,我要参加的讲座所在的会议室。

我参加的第一个讲座,题目是“The futre of Views”,主讲人“Tim Plunkett”。当时工作人员的失误,导致投影无法工作。“Tim Plunkett”只好在没有投影的情况下,讲,由于没有PPT,很多英文没有听懂,对我来说,效果不是很好。有一个观点是这样的,为什么把Views放到Drupal8的内核当中。一个原因是,70%的Drupal网站都是使用的Views;还有就是Views到现在为止,各种功能已经定型,达到了完美的地步,没有办法在功能上再做出重大改进了。“Tim Plunkett”是Views的维护着,也是Views进入Drupal8核心的开发小组中的成员。

从9点,讲到10点,接下来是15分钟的休息时间。Drupal协会在大厅里面为大家准备了免费的咖啡,排队的人比较多,我就喝了一些桶装的纯净水。

10:15 --- 11:15的讲座,有多种选择,本来打算参加核心对话,“Making core development sustainable”(核心代码可持续发展),后来决定参加“THE wonders of Drupal”,因为后者的主讲人是Robert  Douglass。比较出名的一个开发者,不过现在已经退出开发的第一线了,主要做市场影响。我以为要探讨一下Drupal背后的一些思想呢,结果只是一组游戏而已,就是一些人,在舞台中间,做一些游戏,还有答题,有点类似于中国的幸运52这样的节目。后来看很多人陆续的退场,我也跟着走了,去免费提供咖啡的地方,到了一大杯热咖啡。苦的。
   11:30分,是Dries的主题演讲,地址为A大厅,3000+人,刚好装下。场面确实很宏观。看到Dries,我远远地给他拍了几张照片,证明自己来过。讲座的内容,大家都知道,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少新东西的。值得一提的是,Dries提到了美国白宫的网站,提到了前段时间中国大陆很多的请愿网站了,白宫网站的技术负责人录制了一个视频,当场播放了一下。原来安排的,讲解Drupal8的现状,实际讲解的却是用户体验,以及Drupal如何才能去适

应满足这样的需求。英文不好,很多都没有听明白。

主题演讲过后,接下来的活动是拍照,大家在会议大厅旁边,也是里面,除了A会厅的门就是,挤在一块,拍了一张3000+人的照片。

拍完照以后,是午餐。一个盒装的午餐,分量还算可以。其实是有几种选择了,我就拿了第一个。也没有选择一下,其实对我来说,无所谓,都没有吃过,而且看不懂他们的菜单说明。领了午餐以后,还得找地方坐,吃饭的地方是B、C会议大厅,如果人挨着人的话,能装5,6万人。大家坐在很宽敞的圆桌前就餐,我找了几个地方,看到一个满脸大胡子的长者,桌上只有他一个人,我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就直接坐下开吃。后来又来了两个人,他们坐下之前,和大胡子打了招呼,握了手,有个人顺带也跟我握了一下。然后,他们就聊起来了,我坐着吃东西,吃完了以后,还坐在那里他们聊天,大胡子是个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高级科学家。一聊聊起来话很多,我就当自己联系听了,努力听,不过大部分都听不懂。

中间,大胡子听了下来,看着我,问了一句“你是日本人吗?”,我说,我是中国人,来自北京。他就说了一大堆的日本人的习惯,我没有听懂他具体说什么。然后就聊了一些中国的话题,这老人学识还很渊博,很多事情都知道。后来,他们两个吃完饭以后,要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握着我的手说,他的母亲是中国人,他的孩子在学习中文。他们走后,我也跟走了。美国的垃圾分类,是比较细的,午餐吃完后,包装盒,包装纸,还有其它拉架,要分开处理的,旁边还有两个人指导,怕我们分错垃圾桶了。

下午2:00 ---3:00,听了是依赖注入/控制反转,那人讲的很细,不过书上都有。她把注入方式分成几类,比如构造器主题,Setter注入,通过配置文件注入等等。我到下午困得厉害,中间睡着了。我的时差一直都没有倒过来。一到这个点,就不由自主的想睡觉,控制不了,晚上又一点都不困。
    下午3:14---4:15,听得是“The status of the new entity API And typed data”,主讲人Fago,和一个同伙。Fago的英语很不地道,我一听才回想起来,Fago是德国人,和他一起讲的,也是同样的口音,估计也是德国人。Fago长的很帅,留了一个小辫。在讲座中,介绍了new entity API的用法,虽然很多东西,在Drupal7下面的Entity API模块里面,都已经有所涉及了,不过经他们一讲,还是有所收获的。最主要的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大神了。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厉害,出来看看,发现站在台上的每一个人,都比我厉害。

论坛:

Drupal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