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2013年美国波特兰Drupalcon(9)

5月23号,我写好了博客。正想休息,室友Enzo回来了,他问我又在写博客么,我说是的,写好了。他说他要看看我写的博客,我告诉他说,我用中文写的,他看不懂,不过他说,可以用Google翻译。就这样,他使用Google翻译看完我所有的博客。真长,写的太多了,这是他看完后的感慨。我告诉他说,我是靠写东西为生的,靠写Drupal文章赚钱。Enzo告诉我说,他也是申请了多次DrupalCon的奖学金,这次应该是第3次申请了,终于轮到他了。他还告诉我说,他找到了一个客户,旧金山的。Sanfrosisco。我告诉他说,这个城市的中文名称为旧金山。他很高兴,因为这个客户会为他带来不少的生意。Enzo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交朋友,找客户。他最终做到了。而我此行的目的呢?就是写博客,告诉别人去过美国了。

 

5月24号,我去会议中心参加代码sprint。我看通知,里面包含核心代码sprint,也包含第3方模块的,其实我并不打算参加核心的sprint。我真正的打算,就是拍几张照片,看一下,这些西方的程序员,是怎么参加sprint的。

 

其实,这次活动包括三部分,一个是core sprint的培训,培训如何参加core sprint。还有一个是contribution sprint,最后就是core sprint。后来core sprint和contribution sprint被放到了一个屋子里面,或者说,和contribution sprint里面的全部是Core sprint。其实我看了一下,其实也有非核心的。而我的目的,就是想顺便把我写的Image URL模块升级成到Drupal8。

 

为了不影响别人,我自己坐在了一个没人的桌上,Gabor看到我坐在一个桌子上,就问我,今天有什么任务,因为每个桌子上都有任务的,Gabor也没有给我找到相同任务的人。我看Gabor他们桌子上人比较空,我就坐在他们桌子上了。一会又来了一个人,告诉我说,我最好去参加core sprint的培训,因为这样我才会知道自己干什么,我最终被他劝走了,心中有些许的不满与失落。我并没有去参加core sprint的培训,因为对我没有太多的意义。后来想了一下,参加一下也是不错的,其实我的Git水平很需要改进一下。

 

其实,对于一个中国的开发者来说,我很难在Drupal核心程序上,做出一些成绩的。原因有很多,语言关,即便是我们有同样的想法,我们的函数命名就有问题,和其他核心开发者的交流也有问题。环境问题,在国外,很多核心的开发者,会有大公司的赞助和支持,或许钱不是很多,但是他们至少生活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环境就大不一样了。当然,还有技术问题,Drupal核心开发,需要更高一些的技术。

 

回去,没有什么事,开始为回准备了,来去匆匆。Enzo已经去买东西了,去买电脑了。我说过,我要买几件衣服回去了,买Levi’s,买了3件上衣,买了3条休闲裤。比中国国内的价格便宜一半。Levi’s的衣服,在美国,只是一个普通的知名品牌,价格上和别的品牌差不多,但是在中国却贵了很多。

晚上的时候,Enzo回来了,买了很多东西,电脑,送给老婆的礼物,送给儿子的礼物,送给女儿的礼物,Enzo真是一个顾家的好男人。我告诉他,我买了3套Levis,他问我,哪里产的,这个是,我也不知道。当时,就拿着衣服看,MADE in BANGLADESH,我还以为BANGLADESH是一个美国的地名,ENZo告诉我是一个国家,我查了一下,竟然是孟加拉国。心里的落差顿时很大,在美国商场,竟然买了一个孟加拉国这样的穷国生产的衣服。还不如Made in China呢。我又仔细的检查了衣服的质量,没有任何的瑕疵,此外,我购买的地方,是一个正规的商场,Macys,很大的一个商场,类似于国内的国美/苏宁,应该不会卖假货的。当我确定了自己买的确实是正品的Levis的时候,心里才稍微了平衡了一点。后来,又查了一下,全球5%的衣服,都是孟加拉国生产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晚上的时候,我写了Image URL formatter的升级版,写完以后,就可以好好的工作,一次搞定,学习了一下Drupal8的插件系统,Annotioation。

第2天,也就是25号,Enzo早上6点就出发回去了,而我是下午5点半的飞机,所以我还需要等会再走,吃了早饭,看了一下Drupal的相关新闻,最大的一个新闻就是Twig进入了内核,正式进去了,分多个补丁,提交上去的,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就开始睡觉。刚躺下,下面就有大喇嘛在喊,对面的公园好像有什么活动。11点的时候,一切准备妥当,我拎好包,下去退房,还算顺利。出了酒店,看到对面的公园有很多人。离下午的飞机起飞时间还早,所以决定去公园看看。很多人,有小孩、年轻人、中年人、老人、白人、黑人,在集会,有人在演讲,听不大懂。我第一次见这种情况。他们在反对一个叫做GMO的东西,反对一个叫做Mensanto的组织。到12点的时候,开始游行了,从公园出发,场面甚是壮观。好几百米都是人群,整个马路被游行的人占据了,马路旁边还有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警察并未干预。我觉得时间还在,就跟着体验了一下,拿相机照了很多照片。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从马路穿行的汽车、轨道交通,都因为游行的存在,而停止了,直到整个游行队伍,都过去以后,交通才恢复正常。

好在游行,是一个环形,转了一个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又回到了花园广场。学到了一个单词,因为游行的时候,一直在喊“Hell NO GMO”,三个单词分开喊的,很多人一起喊,很押韵。12点半的时候,我去旁别的餐馆吃饭,吃完后,集会的人还没有散去。而我此时,要搭载轨道交通,去做飞机了。我后来才知道,GMO,叫做转基因植物/食物,mensanto,原来是孟山都。

从波特兰到西雅图,做的是小飞机,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从西雅图,直飞北京,做的都是中国人,就连乘务人员,也有一半是中国人的。飞机飞到阿拉斯加的时候,看到了下面的雪山,大海,旁边的人告诉我,这边比较冷,没有云,所以能看到。

北京时间27号0点5分,飞机抵达北京机场,晚点半个多小时。

论坛:

Drupal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