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亚艾元与国泰利民纠纷整个过程

2017年初,我们当时给长沙县做的智慧党建案例非常成功,效果很好,当时作为优秀案例,上了光明日报,后面被中组部评为了全国最佳党建案例。2017年1月13日,我带了部分智慧党建的资料,向一个朋友介绍这个系统,寻求在公安系统里面党建信息化的合作。遇到了同行的贺总,第一次和他相见,当他听到我的智慧党建介绍的时候,马上提出要与我们合作,共推这个富有市场前景的项目,他们是江西省国资委下属企业,我将部分相关资料让他带走了。后面多次接触,我才知道他是国泰利民的常务副总。

那年的春节前,春节后,我在江西,帮助省公安厅,处理省厅的案件信息化项目。贺总想要我们以国泰利民的名义,建设这些项目,前期他们垫资。我同意了,除了江西省公安厅的案件管理系统之外,国泰利民还在运作公安部的食药环打假平台,也是他们出资,我们出技术。

春节过后,智慧党建的项目在国泰立项,他们非常看好我们建设的智慧党建在全国的推广,那个时候,光明日报,人民日报都做了报道这个智慧党建案例。

在三月初,贺总,何博士、国泰集团财务总监对亚艾元进行考察。确定了投资方案,市场方案。

 

  1,500万控股亚艾元60%股份。

  2,党建项目由亚艾元负责,国泰利民做其它项目,比如民爆信息化,还有机器人业务。

3,由我(亚艾元的技术负责人葛红儒)出任国泰利民的技术副总。

4,后面随着业务开展,将会稀释我们的股份,让我们套现,以扩大国有控股比例。

 

在一个大型国有企业里面有一点小股份,有稳定的收入,套现后,可以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买个房子,作为技术人员,我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 

我就智慧党建方面的想法,给他们做了详细的介绍。国泰利民对这些想法非常认可,以现有的成果为入口,做纵深发展,在外面,以云计算为基础,连成片;在内部逐步扩展到党建的全流程,涵盖整个智慧党建,走软件硬件结合的道路,将党建相关的场馆、大屏都涵盖起来,国泰利民那边补充了将党建和他们的机器人结合起来。

创业四年,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纯粹的程序员,我还给他们讲了我的人生价值观,我希望等我死了100年,200年,乃至500年之后,仍然有人记得我。他们说,仅我们做的智慧党建的项目产品,就值500万;听了我的这个想法,就更值钱了。

投资考察,国泰利民一行3人,给了我们很高的评价,国泰利民的人给我说,只是走一个流程,大家对我们的智慧党建在内部反应非常热烈,那个时候,我的孩子刚出生半年,创业四年,被一个大型国企收编,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由于除了智慧党建,还有案件信息化的项目合作,在案件信息化项目上,国泰利民前期还垫了钱,我们公司一行3人,在3月份,坐飞机去了南昌,驻扎在国泰利民那里。国泰利民的董事长钟依权亲自接待了我们,饭桌上说,我们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给了我们热烈的欢迎和款待。

我对于他们投资我们是深信不疑的,在南昌的时候,我把我们智慧党建的全部核心资料都通过U盘拷贝给了国泰利民。还和他们的技术多次交流智慧党建的方方面面,比如关于我们的语音识别、关于web实时通信技术,我都详细的给何镝博士做了讲解。

那个时候,在南昌,我是拼命工作,帮助国泰利民,开发江西省的案件平台,争取全国的食药环侦项目建设,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国泰利民的人了。每天8点出门,忙到晚上10点,打车回去。节假日不休。连续工作了将近60天以后,我累病了,发烧烧了30天,每天烧到39度。 

令我遗憾的是,国泰利民并未按照约定给我们付款,后来到了5月份,那个时候,大约我发烧持续了2周,我打电话询问投资流程进展如何,贺总告诉我说,被国泰集团否决了。他们说,帮他们争取到公安部的食药环打假平台项目,即便是公安部不给国泰利民一分钱,只有把项目给国泰利民,国泰利民就会付给亚艾元200万的研发经费。后面党建的项目,按照合同走,至少分我们几百万的项目。远景规划,党建和食药环能够分我们几千万的项目。我对此将信将疑。 

6月份,我帮他们又处理了案件平台问题。6月底的时候,国泰利民,说要签订一个有关公安案件的项目合同,把剩下的费用也都给我结算了。我很高兴。就签订了合同,那个合同条款很苛刻,但是考虑到都已经完成。签完合同,他们那边就把钱给了。我还写了一个说明,钱都已经收到,盖了公司公章。因为他们马上就给钱了,说是走流程的需要。开了25万的发票,连同合同,收据都寄给了他们。

7月份,到南昌,帮他们干活,给他们要钱,就拖着。

8月份依然如何,我们这边的合同都不给我。

9月份依然如此,每次都是来了就给钱。

后面我帮他们完成了多个接口集成开发,后来让我帮他们再开发一个案件的APP系统,说开发完了一起给钱。开发完了APP,保证上线了以后,就是一直没有付钱。

我从未放弃过,给他们追要欠款。

公安部的全国食药环打假平台,他们也顺利的拿下了,他们交给了别的合作公司,不要说200万研发经费,前期我们投入的人力物力,一分钱都没有给我们,而且一直瞒着我们。

同样,智慧党建,他们拿走了我们所有的核心资料,商业秘密,没有付一分钱;其承诺给我们的500万投资款,共建全国智慧党建市场,完全没有兑现。后面说的,要在党建方面补偿我们几个大项目,也没有影。

2020年,税务稽查人员稽查我们的假发票问题,我给税务机关做了如实汇报,其中包含给国泰利民干了活,开了发票,拿不回来钱的问题。税务稽查人员开导我说,“你的这些事情,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以协商解决嘛,协商不了的,可以通过司法途径”。

受此启发,我找国泰利民那边联系人多次沟通,后面的费用不给我们,至少把相应部分的税务罚款给我们,沟通未果。我找他们钟总,让他们看在我给他们做过的贡献方面,妥善解决了这个问题,就登陆他们网站,找他们的联系方式,给钟总发邮件。

看到了,他们智慧党建的项目,还有他们的公司历程。

                                              guotailicheng.jpg

如鲠在喉。 

我本打算,沟通协商解决,不想惹事,但是国泰利民那边,半年都不给我回复。起诉与否,我犹豫了很久,他们所仰仗的,便是我所畏惧的。有一天,我终于想明白了,税务稽查人员安抚我的话,点醒了我。

公开的依法依规的维护我们的正当权益。这便是我的选择。公安案件部分,由于存在一个合同,我们走合同纠纷的法律流程。智慧党建,由于没有合同,我们走知识产权的法律流程。

那个看起来对我很是尊重的技术副总,升任了总经理。他们给报社记者讲述的他们如何辛辛苦苦推动智慧党建事业的故事,很是生动。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完整的,今天,我将他们的过程补充完整。

注:此文为简化版,图文版已经提交了法院。

 

 

                                                 葛红儒

 

                                       北京亚艾元软件有限责任公司

 

                                               2021-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