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亚艾元恳请法院进行公平的软件比对

鉴于国泰集团、国泰利民已经向法院申请进行源代码比对,已经发了法律文书。亚艾元同意进行软件的源代码比对,亚艾元恳请法院进行公平的软件比对:

1, 国泰利民需要提供2017年的软件版本进行比对,我们需要对程序修改日期进行检查,确保是2017年的。

2, 不仅仅对后端代码比对,对于前端代码也要进行比对。

3, 不仅仅比对软件的源代码,对于软件的文档,使用手册也进行全面的比对,保证文件修改的截至日期是属于2017年的。

4, 从国泰利民提供给南昌中级人民法院的证据清单的《江西省党建应用平台操作培训文档、党建3.0PPT》里面,我们找到了国泰利民智慧党建最初软件版本运行结果的截图版本里面,发现了如下一个版本的,我们要求他们提供如下版本的前后端代码,还有文档。


zhangshangdangjian.jpg

o2ofuwu.jpg

 


 

其掌上党建和O2O服务两个页面,在界面、文字、图片方面与我们的软件版本相比,存在严重雷同的部分。对于前端3个主界面,两个都完全雷同。我们恳请法院让他们提供这个版本,进行比对。我们需要一个可以实际工作的,2017年的版本,还有相关文档进行全面比对。

 

界面和功能如此雷同,我们恳请法院责令国泰利民公司,将这个软件版本交出来,进行全方位比对。

 

 

                                                                                             北京亚艾元软件有限责任公司

 

                                                                                                    2021-06-12


附件:对国泰利民鉴定申请书部分观点的回复

 

1, 国泰利民在软件鉴定申请书认为:亚艾元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国泰利民的软件存在侵权行为。

 

亚艾元提供了当事人的人证,提供了书证,提供国泰利民公司重要股东兼常务副总的通话录音证明,提供了双方软件功能的相似性分析,这些证据足以证明侵权成立;只是被国泰利民完全无视。

 

2, 国泰利民认为:亚艾元当庭表示,未对其所称的技术秘密采取保密措施。

 

亚艾元认为,这是断章取义的观点。国泰利民为了拿到亚艾元智慧党建的成果,前期采用了以投资为诱饵,动员了国泰集团财务总监作为辅助,国泰集团总经理助理、投资部部长亲自出马,他们利诱在前,亚艾元的技术负责人考虑到国泰集团作为一个共产党领导下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派过来拷贝资料的人又是共产党员,出于对共产党人的信任,亚艾元技术负责人,将如此重要的技术秘密还有商业资料,交给了党组织领导下的党员,这充分反应了他作为人民群众的一员,对共产党的信任和拥护;但是国泰利民的行为,让我们深表遗憾。我们对于国泰集团,国泰利民,在我方提交了这么多证据面前,还不实事求是的行为表示遗憾。

 

国泰利民认可我方所述,“拿了亚艾元的东西,但是由于亚艾元的人员没有采取保密措施,因此不属于商业秘密”,这里隐含了国泰利民承认拿了亚艾元智慧党建成果的事实,但是由于我们当时没有采用保密措施,可以白拿,共产党不拿百姓一个红薯的故事,希望国泰利民的人好好学习一下,买卖要公平。他们此处隐含承认拿了我们东西,后面又辩称没有接触我方成果的可能性,前后矛盾,如果他们认为完全没拿,都不应该对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进行挑战;既然对没有采取保密措施进行了挑战,就应该承认有接触我方智慧党建成果的可能性。惠能祖师的菩提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用在这里最恰当不过了。

 

国泰利民,对拿与没拿我方智慧党建成果这一事实,前后矛盾,非常纠结。 我们注意到了,无论是国泰利民的答辩状,还是申请源码比对的申请书,还是当庭证词,他们没有给出“没拿的直接证据”;只是在不断的反问,不断的抱怨亚艾元的技术人员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成果。国泰利民如果认为没有拿的话,希望国泰利民的当事人可以站出来,说没有拿,签上自己的名字,送达法院,对我们的证据进行直接挑战;而不是用“本代理律师对此不知情”,“亚艾元作为成立7年的公司,理应对自己软件知识产权成果有更高的保护意识”,如此云云。国泰利民的辩护词,不言而喻;国泰利民的行为,简直就是掩耳盗铃。

 

3, 关于最高法知民初209案例。

这是一个初审原告败诉,最高法院终审原告胜诉的案例。最高法院将此列为经典案例,着重说明了软件著作权的侵权判定标准:

“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侵权判断,仍然应当遵循接触加实质性相似的标准,源代码比对并非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侵权判断的必备条件和必须环节。”

这是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官方表述。这一判案标准充分说明了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在不断的加强;对亚艾元而言,是取得最终胜利的法律保障,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所在。希望国泰利民不要曲解上述判案标准。

 

4, 国泰利民将最高法院的判案标准解读为:密切接触权力软件可能性 + 初步证据证明涉嫌侵权 + 拒不提供源代码比对,才可以根据运行界面和运行结果进行推定是否侵权。

 

这是国泰利民律师辩护的权利,他可以这么解读。他所说的一般条件下,我方认为本案不属于他所说的一般条件,这是一个相对特殊的侵权行为,而且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软件侵权行为分为多种形式;后面两者作为侵权形式比较少见,但是也有很多经典案例;国泰利民的律师直接混淆了前提条件,进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1, 常见的软件源代码雷同形式。

2, 少见的计算机软件文档作为软件的一部分也可以构成侵权。

3, 功能界面雷同形式

  

5, 国泰利民认为,亚艾元没有提供可以证明国泰利民接触权利软件的可能性。

 

亚艾元认为,已经提供了足够多的证据,不但证明了国泰利民接触了权利软件,还可以证明国泰利民已经侵权。我方将已有证据呈递给了法官,我们后面视情况将这些证据公之于众,是否侵权,就让法院来裁定吧。

 

6, 国泰利民认为,双方仅存在扫黄禁赌、食药环侦、交警队伍智能管理平台项目的往来与交流,并不涉及党建项目的深度交流和密切接触。

 

亚艾元认为,亚艾元的技术人员,在2017年2,3,4月份,一直以国泰利民员工的身份为其工作;亚艾元在协助食药环侦项目上,整体出动,以国泰利民子公司的名义;令人遗憾的是,国泰利民拿走了所有智慧党建核心资料以后,还事后不承认;令人遗憾的是,双方存在的项目合作的尾款一直都没有给我们,直到上了法院,对方才以私人途径结清尾款;令人遗憾的是,亚艾元费劲心力协助国泰利民拿到了公安部的全国食药环侦项目,但国泰利民独占成果,至今都没有给亚艾元前期投入以合理回报。

 

党建项目的深度交流和密切接触被他们掩盖了,亚艾元提供了足够多的证据,足以证明存在党建项目深度交流和密切接触。我们注意到了国泰利民认可曾经与亚艾元存在投资接触,但是认为即便是存在投资意向,也是在投资合作洽谈初期已告终结。我们反问国泰利民,即便是洽谈初期已经终结,初步的投资意向谈的是什么事情呢?国泰集团的财务总监、国泰集团的投资部经理、集团的总经理助理都出动的投资接触,为了什么进行接触呢?为什么开始说的那么好,后来又不投呢?我们相信,国泰集团财务总监的工作记录里面,一定记录了投资事项。希望国泰集团公司,将此信息予以公开。

 

 

总结

亚艾元不认同国泰利民、国泰集团在鉴定申请书里面的大部分观点,但是我们尊重他们行使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国泰利民的鉴定申请书与他们的答辩状相比,戾气大增,“妄图”、“臆想”,这些词语的运用,证明了国泰利民当事人心态发生了变化,他们战而胜之的目的没有达到。整个鉴定申请书里面的观点,罔顾事实,前后矛盾,混淆概念,逻辑不通。这充分说明了,发生过的事情总会留下些许的痕迹,即便是最好的律师,都无法将这些痕迹抹去。我们对于国泰利民公司的律师,在如此局面下,还绞尽脑汁,为当事人全力辩护的职业道德精神,表示尊重。

 

亚艾元对于国泰利民申请软件源代码的比对,表示欢迎。我们恳请法官进行全面的公正的比对,针对前端、后端的源代码,文档、还有界面进行全方位的鉴定。


附件,(2021)赣01知民初17号-鉴定申请书

jiandingshu1.jpg

jiandingshu2.jpg

jiandingshu3.jpg